文学网 > 圣墟 > 第1657章女帝化光远去(免费)

第1657章女帝化光远去(免费)


    只剩下她自己了,再也没有同行者,可女帝无惧,披甲持戟,屹立天地间,只身震慑五大始祖!

  无论多少年过去,来自高原的生灵,从始祖到仙帝,再到那些年轻的黑暗生物,都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幕!

  这将成为他们心中恐惧与颤栗的根源禁区,不愿再提及,不愿再谈起。



  这一天,女帝一人持戟向前逼近,而五大始祖居然在后退,连他们都内心有惧,面对那戴着面具的女子,脊背冒出寒气。

  “杀了她!”一位始祖震怒,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耻辱!

  他们是谁?真正永恒的始祖,一念间开天辟地,翻手便可打穿数之不尽的至高大宇宙,可现在却因一人后退?

  这实在太耻辱了,从没有人可以这样逼迫他们!

  连荒与叶都死在他们的手中,这诸世中,古往今来无数个纪元,他们凌驾所有生灵之上,连大道都祭掉了,怎能有这样示弱的时刻,脸上有种火辣辣的痛。

  总的来说,一切都是因为几人担心步早先那五位始祖的后尘,永寂世间!

  虽然荒与叶都战死了,但是却着实将他们杀怕了!

  “轰!”

  五大始祖动手,他们终究非是常人,杀意陡然升起,无比冷漠地向女帝杀去。

  一刹那,五道磅礴的黑色身影极速变大,肩头瞬间挤爆了天外,而脚掌更是踏进下方染血的残破世界,让它瞬间瓦解。

  几位始祖实力太强了,本体一出,尽显盖世凶威,他们的躯体将附近一个又一个大宇宙撑爆了,一挂又一挂璀璨星河在他们的面前连尘埃都算不上,他们的躯体碾压古今,横跨各界,震断时间大河,各自施展手段镇压女帝。

  其中一人手持沉重的大剑,直接就扫了过去,斩爆一切,劈开附近的所有大世界,粉碎万物,让一切有形之物都崩解了,湮灭了。

  还有一人,直接以长满可怕兽毛的大手向着女帝劈了过去,打爆诸世界!

  ……

  五大始祖一起出手,怎能不可怕?惊骇世间。

  女帝身形绽放无量光,光化的身躯变得与始祖齐高,她冷静而从容,挥动长戟,向前扫去。

  噗!

  有带着兽毛的庞大手掌被削断,不祥的血液洒落的到处都是,各方大世界被打穿,在爆碎。

  还有铿锵之音震断大道,戟刃划过,将那口沉重的始祖级大剑削断了,无边伟力恐怖的汹涌。

  最为慑人的是,在一道雪亮的光芒中,一位始祖的头颅离开躯体,被长戟斩落下来,带起大片的血水,震撼诸世。

  这也震惊了始祖,让他们毛骨悚然,这才一交手,五人同时出击,结果他们中就有人被枭首了?

  吼!

  他们低吼,咆哮着,向前轰杀!

  一条又一条大道焚烧,犹如始祖身边摇曳的烛火,只能以微弱的光照出暗淡的路,根本算不得什么,始祖之力超越大道在上。

  激烈的大战爆发,女帝披甲持戟,戴着面具,只身独战五大始祖,绝世风采尽显,在不死的生物中杀进杀出。

  噗!

  一位始祖被立劈了,血水汹涌,身体分为两半,更是迅速爆开。

  哧!

  另一位始祖被女帝斜肩斩断,崩散于虚空中。

  可惜,始祖难灭,已算是永恒不死的生物,再加上有祖地为倚仗,他们渐渐无惧了,杀红了眼睛。

  天地间,无数的花瓣飘舞,晶莹芬芳,洒满数之不尽的大宇宙,在每一片绚烂的花瓣上都有一个女帝浮现,映照出来,全都带着面具,披甲持戟!

  哧

  这一次,大片的花瓣飞舞,向前冲去,所有璀璨花瓣上的女帝同时扬起了长戟,向前斩去,光束滔天,压盖无数大世界。

  并且,恍惚间,像是有人出现,站在她的身边,跟着她一同挥剑,祭鼎!

  轰的一声,一位始祖被女帝用长戟斩爆了!

  同时,女帝身上的的甲胄铿锵作响,有雷池的光束迸发,有万物母气流淌,随她一起杀敌,噗的一声,雷光与母气交织着,化成亿万道光焰,将前方一位始祖击穿,焚成灰烬。

  几位始祖倒吸冷气,不自禁的倒退,被斩爆的人更是面色苍白的显照出来,本源虚弱,露出惊容。

  他们实在是无比的忌惮,女帝本身已经足够强大与可怕了,而那折断的荒剑、破碎的雷池、爆碎的大鼎,现在还残留着荒与叶的部分伟力?

  “那两人既然彻底死去,残兵自也当葬灭!”一位始祖冷冷地开口。

  但是,五人都站在那里,没有谁第一个踏步出去发难,心有忌惮,那个梦时刻在提醒着他们。

  女帝身上甲胄发光,如覆盖上一层烈焰,她持长戟站在原地,与五大始祖对峙,睥睨这些活了无穷岁月的恐怖存在,丝毫不惧。

  点点柔和的光荡漾,在女帝的身边出现一只又一只发光的小纸船,它们破开了时光海,各自沿着不同的轨迹,在现世无数地域荡漾光彩,而后向着历史中驶去,向着未来飘去,倏地踪迹全无。

  “你是想为后世人留下什么吗?还是想找到荒与叶的点滴痕迹,寻觅他们在历史长空下留下的一滴血,心存希望,唤醒他们一缕生机?亦或是,你明知必死,推演祭道之上,想在这诸世间,在这万古时空下,在那未来,镌刻下一缕痕迹?”道祖冷漠的声音传来。

  另一位道祖更为冷酷,道:“一切都无意义,荒与叶在过去,在现世,在未来,都被我们杀干净了,一滴血,一粒骨尘,都不会留下,从此他们的痕迹将从世间永远的消失,世间再无人可忆起,至于留下的纸船,自也不允许留下光辉,留下灿烂!”

  此刻,五大始祖动作一致,同时出手,追溯古今未来,恐怖的伟力汹涌,弥漫向时光海,追溯所有纸船,那些柔和的光被侵蚀了,不祥之力与光同崩散,船体尽化成黑色!

  轰!

  历史、现世、未来,似乎同时炸开了,五人再次出手,向着女帝杀去。

  “她不过是初入这个领域,能有多少伟力?杀了她!”有始祖喝道。

  然而,就是说话的人自己也心中没底,感觉女帝的力量太强横了,并不像一个才祭道的人。

  轰隆!

  女帝周围花瓣漫天飞舞,像是有无数的大世界沉浮,在围绕着她旋转,每一片花瓣上都有持戟的她显照。

  这一刻,女帝集中所有伟力,攻向一人!

  几位始祖竟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心中略微犹豫了一下,未能同进退,终究是害怕那个梦成真。

  尤其是这一刻,女帝身上的甲胄重新分解,化成了雷池与鼎的碎片,在那里,竟出现两道伟岸的身影,那是荒与叶的模糊身影,与女帝并肩而立,竟猛烈的同时出手!

  有始祖大吼了一声,瞳孔急骤收缩,忍不住倒退!

  甚至,更有始祖下意识的躲避,进入了祖地中。

  难道女帝的纸船,不是为后世人留下什么,也不是镌刻自己的一缕痕迹,而是真的召唤出死去的那两人的伟力?

  荒与叶曾杀过五祖,在几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此外,他们也因梦而惧,在原本的历史走向中会有六位始祖死去,这像是毒蛇啃噬他们的内心,加剧了他们的不安与紧张。

  “荒与叶不可能再现,不过是破碎的兵器映照出的一缕气息而已,杀了她!”有始祖喝道。

  但是,有人在逃避!

  轰隆!

  女帝极尽升华,手中的长戟刺入一人的身体,身上的甲胄瓦解,焚烧着,化成了滔天的光焰,将那人淹没。

  并且她自身也燃烧,将那位始祖淹没了,要送她永寂。

  本就与荒还有叶经历了生死大战,本源虚弱的始祖,现在经受这种冲击后直接爆碎,光焰炼化,在被真正的抹杀!

  诸世轰鸣,无量混沌汹涌,无数的宇宙,数之不尽的大世界颤栗,哀鸣。

  一位始祖,在陷入永寂中!

  “阻止她!”

  “我们被蒙骗了,她不过是初入这个领域中,怎么可能会强势到无敌,她原本都要不支了,杀了她!”

  有始祖吼着。

  四人冲了过去,但是,却总有些不契合感,有人总希望其他人冲在自己前方,终究是心有不安,有种宿命感。

  “啊……”

  尽管他们出手了,但是,那位被炼化的始祖已经发出了最后一声惨烈的嚎叫声,便彻底的……消散了,自此永寂!

  连那高原祖地都没有能将他复活。

  举世震撼,女帝杀了一位始祖!

  她才迈入这个领域,就这样搏杀始祖,所有人都颤栗了,震惊了,包括高原上的所有诡异生灵。

  剩下的四位始祖无比的震怒,但心中却也都有种莫名的解脱感,六位始祖死去了,再也不会有意外了吧?他们全力以赴的出手,爆发出了最强的力量,要镇杀女帝。

  长戟断,甲胄崩,焚烧着,那些兵器碎块炸开了,漫天都是,化成了灰烬。

  而在在光焰中,女帝也将逝去!

  在本源火光中,她的形神瓦解,化成了无尽璀璨的光雨。

  一瞬间,举世同悲,各方世界,大千宇宙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大恸,天地有感,异象纷呈。

  人们知道,女帝要殒落了,人间再也见不到她的绝世风采!

  在光雨中,女帝过往种种迅速划过长空,映照进许多人的心间,看到了她部分让人同情与落泪的过往。

  一些画面如流光划过,由模糊到真实,尤其是她小的时候,仿佛一下子将人们拉进那个时代,渐渐清晰……

  她自幼贫寒,困苦,从未有过新衣,穿着破破烂烂的小衣服,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哥哥,可是却在她很小的时候,哥哥就被人强行带走了,远离故土,死在异乡,而那时她只有四五岁。

  从此以后,她更加的孤苦,很难想象她是怎样活下来的,一个四岁多的柔弱女童,失去了唯一的依靠,每天都在思念着唯一的亲人,那个注定再也看不到的哥哥。

  虽然在哥哥没有被人带走前,还活着时候,他们也很困苦,吃不饱,穿不暖,但那却是她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只比她大几岁的哥哥总会从外面找到少量的残羹冷炙,自己咽着口水,也要喂给她吃,她虽然很小,却知道面黄肌瘦的哥哥也很饿,总会让哥哥先吃第一口。

  那时,她看到哥哥转过身去偷偷地擦眼泪,她总会扬起脏兮兮的小脸,大眼中噙满泪水,用破烂的小袖子帮哥哥擦去眼角的湿润,小声道:“哥哥,不哭。”

  然后,哥哥就会努力的笑,逗她开心,陪着她一起吃下那残羹冷饭,那时他们觉得无比香甜,可口。

  有些时候,哥哥带回冷饭时,会满身都是伤,甚至有时会被人追着打着、眼睛红红的回来,但到了她面前却总是挺着胸脯,告诉她,一切有他,饿不死他们兄妹两人,然后就会献宝似的,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半个冰冷的馒头,年幼的兄妹二人躲在街头角落里开心地咀嚼着冷硬的馒头块,也在咀嚼着那种只有他们才能体会到的快乐与芬芳。

  直到那一天,她的哥哥被人强行带走,她哭着,喊着,在后面追赶,连破烂的小鞋子都跑掉了,求那些人还给她哥哥,而那些人不理会,最后不耐烦,将单薄的她踢倒在路边,摔的头破血流,她是那样的无助,可怜,最后伤心的求那些人将她也带走,只要能与哥哥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那时,她的哥哥落泪了,让他们不要再伤害他的妹妹,不要带走她。

  也是在那一天,她知道了,她的哥哥有一种了不得的体质,似乎是——圣体,那些人要带她哥哥去进行一种血祭仪式。

  也是在当日,她知道了自己是凡体,甚至她还不如普通人,因为她与哥哥长期挨冻受饿,除却一双大眼很明亮外,身体非常瘦弱。

  那一晚,她一个人害怕的躲在在街边的角落里,面对黑暗,她蜷缩着小小的身体,想着哥哥,满脸泪水,心中无比的恐惧,思念他,想他回来。

  可是,那一别就是永别,只比她大几岁的哥哥被人当成祭品,血流尽而死。

  她等了很多天,等了一年又一年,守在当初分开的地方,盼他回来,可是却再也没有等到哥哥的归期。

  她的身上只有一张残破的鬼脸面具,它带着悲,带着泪在笑,是当初哥哥捡来的,除却曾经有个折叠的皱皱巴巴的小纸船外,面具是他们兄妹唯一还算像样子的玩具,她格外珍惜,从此不分离。

  为了活着,她吃过草根,当过小乞丐,站在卖馍的老人身边眼巴巴的看着,咽着口水……没有人知道女帝幼年时的心酸悲苦,若非她坚毅无比,一定要等到哥哥回来,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早就死在了路边,死在了幼年。

  直达后来她稍微长大,心智渐开,愈发聪敏,处境才在自己的努力中渐渐改善,更是从一位重病垂死在路边的老修士口中得到了一段粗浅的修行口诀,初步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那只是简陋的法,但却被她琢磨出不一样的经义,从此她踏上了修行路,没有强大的根骨,也不具备特殊的体质,那些传说中的神体、羽化体、霸体、道胎等离她太遥远了,但她却从未觉得自己比人差,她总能从普通的法中参悟出不同的东西。

  一路上,她自己摸索着前行,随着实力逐步增长,不断收集各种修行法诀,翻阅大量的残缺典籍等,她逐步完善自己的法。

  也是在那个时期,她追查与了解到带走自己哥哥的那些人来自羽化皇朝,她记住了这个号称在那个时代足可以统御天下的最强大的皇朝道统。

  后来,女帝开始迅速的变强,压制同境界的所有对手,以凡体打败一切敌,霸体、羽化体、神体、道胎,都抵不住她的凡体!

  一个年轻的白衣女子在最短的时间内崛起,照亮了整个时代,璀璨之极,后来更是惊艳了万古,无数人惊叹,拜服。

  没有人知道,女帝修行不是为了长生,只为等他的哥哥出现,回来。

  她心有执念,记忆中的哥哥始终不曾消失,被她画了无数的画像,从少年一直到青年,陪着她一起成长。

  后来,女帝一掌打灭羽化皇朝,翻手又一掌击穿一个生命禁区,画地为牢,只有一念:不为成仙,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你回来!

  纵然强大如此,璀璨人间,她最珍惜与难忘的也是幼年的时光,她的道果化作小囡囡,与她幼年时一模一样,破烂的小衣服,脏兮兮的小脸,明亮的大眼,独自在红尘中徘徊,行走,只为等到那个人,让他一眼就可以认出她。

  ……

  在灿烂的光雨中,女帝看身体破碎了,不败的她,今天也终于走到生命的尽头。

  从一介凡体踏上修行路,她只有最为普通的体质,但却让各路传说中的霸体、神体、道胎等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她从微末崛起,成长为震古烁今的女帝,风华绝世,光彩永照人间。

  今天,她在绚烂的光雨中落幕,一代女帝离世!

  最后的刹那,诸世间的人们看到,她瓦解身体中,有一个真实的大世界也被剖开了,那里有柔和的光,伴着两个人,一个少年拉着一个柔弱的小囡囡,两人虽然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但却沐浴着灿烂的光雨,在那里笑,然后背对着人们渐渐远去……


  (https://www.biqu50.com/chapter/1/6340785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50.com 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5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