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 圣墟 > 第1652章 血霞照人间,曾无敌灿烂(免费)

第1652章 血霞照人间,曾无敌灿烂(免费)


  荒与叶的真身出现,震动天上地下,世外人间!

  他们虽然身姿伟岸,目若星辰,尽显绝代风采,但始祖绝对不是无的放矢,他们状态很差。

  所有人都很紧张,心中充满不祥的预感。

  恍惚间,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一副染血的图卷正在展开,悲凉的落幕无可挽回,一切都将结束。

  大幕不曾落下,但是人们已经心有所感,鼻子发酸,有种悲恸的情绪涌上心间。

  此时,一些人在模糊间似乎见到了那两道屹立在最前方的身影最后凄怆地倒在血泊中的画面,结局让人无法接受,

  荒与叶的真身屹立在最前方,身形挺拔,像是熠熠生辉的两杆绝世战矛钉在那虚空中,锋芒毕露,直面十大始祖!

  “历史走向改变了。”荒开口,声音很轻,有遗憾,有不甘,昔日推演中所看到的镇杀所有始祖的画面在眼前尽消退。

  最后,他的双目中只剩下坚定,既然大势轨迹已经偏移,多想又能如何?扼腕长叹那不是他的性格。

  “我们曾经来过,不后悔!”叶的声音不高,但却很有力,这一生他自荒古崛起,百战不死至今平动乱,他回首无悔!

  荒与叶共回首,看到了那些故人,有生死与共的兄弟,有一路与他们同行的追随者,终有不舍。

  但是,他们却不得不转过身去与始祖大战,誓要拖走几人!

  “你们不会是想要在战斗中突然送走一批人吧?”一位始祖开口,依照荒与叶的性格,这是很有可能的,纵付出血的代价,也会给那些人创造出逃生的机会。

  现在,始祖发话,将这条路堵死了。

  “你们若是有动作,我等自然也会发出全力一击,打灭大千宇宙,我想那些人断无生机,你们的战场只应在我们这里。”

  诡异始祖咄咄逼人,道出了那些可能,逼迫荒与叶的真身不要妄动。

  “荒!”

  “叶!”

  “荒天帝啊!”

  “叶天帝!”

  ……

  残破的大世界中,无数人大吼,眼睛发红,他们知道,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两位天帝了。

  诡异始祖背靠神秘高原,始终无解!

  接下来的一战,或许将是荒天帝与叶天帝最后的风采,从此人间不见。

  人们大吼,可是,却无力而又无可奈何。

  “我与你们同在,共进退!”

  远处,女帝竟在接近,一步一步走来,在她的身后,有路尽级生灵炸开,有人伏尸在虚空中,血迹斑斑。

  一位始祖瞥去,发现诡异族群的一位仙帝竟被女帝以莫名手段杀死,这次并非是形体瓦解那么简答,而是真的死去了!

  这让人震撼,绝代女帝从来都是强势的,不可揣度的,自她出现交战到现在,居然在这么的短时间内直接当众击杀了一位号称不可磨灭的路尽级生物!

  她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所有人都心颤,而后残破大世界中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

  诡异始祖脸色难看,而其余的九帝更是心中悸动,瞳孔急骤收缩。

  可惜,让人遗憾的是,厄土中电闪雷鸣,光芒大作,诡异物质无穷无尽的沸腾了起来,那位路尽级生灵……在高原上复活了。

  人们失声,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即便如此,诡异族群的强者也都沉默着,脸色很不好看。

  一位仙帝啊,刚才被女帝真正击杀过。

  这是该族的高手今日第一次借那片诡异之地复生,再现出来。

  白衣女帝逼近,一步仿佛就是一个纪元,带动着无边的伟力,时光海炸开,要与荒还有叶并肩而战!

  荒与叶回首,没有开口劝她离去忍上漫长岁月,再来杀始祖。

  因为他们知道,诸世不会再有仙帝,十大始祖出世,早已推演出所有人,都将被扼杀!

  举世茫茫,诸世的路尽级强者却无处可去。

  一位始祖看向女帝,道:“你很强,这么多年一直以真身在外行走,为叶等遮掩,自身荒废不少时光,却依旧走到这一步,实在可畏啊。”

  连始祖都这样叹气,可见女帝多么的惊人。

  一位始祖满身都是浓郁的不祥物质,冷漠地开口:“既心有执念,我等给你们机会,荒、叶你们与我等决战,而低于始祖级的人可去另一片战场厮杀,如果有人可以活下来逃走,我等任他离去,绝不清剿。”

  他极其强大,在说话间,世间固有的几条进化路各自崩断了一截,他的真正实力可怕无边。

  “很多年了,厄土中的后辈大多都懈怠了,亟需磨砺,沐浴敌血,更需要自身的鲜血洗礼,今天看各自的表现吧。”

  始祖开口,想借这最后一战打磨厄土中的诡异族群。

  他们确信,此役过后,诸世衰败,在很漫长的岁月中再无对手。

  荒、叶没有任何犹豫,对女帝点头,让她不要踏入这处战场中,而是去另一片战场决战!

  白衣女帝虽然容貌倾城,风姿绝世,但却不是弱女子,闻言后最后看了一眼荒与叶,果断地转身离去。

  远方,狗皇、腐尸等人听闻后依旧心头沉重,很想诅咒,厄土中的始祖真好意思说划分两个战场?

  这样就公平了吗?

  不过,生死间本就无什么公平。

  他们这一方眼下只有一位女帝,而对面却有十帝横空,刚才被🧧轰杀的几人都再现了出来,那些伤不算什么,仙帝难以磨灭,如何去战!?

  即便是被女帝以盖世手段真正杀死的诡异仙帝都又复活回来,这还怎么开战?

  女帝足够强大,惊艳了万古时空,或许能在路尽级生灵中杀进杀出,可是,对方最大的倚仗却是背靠神秘高原,纵然真的被杀死,被磨灭了,也能从祖地复活再出!

  面对这样十位永远不死的对手,女帝能有什么胜算?

  最后,恐怕女帝也要殒落。

  荒与叶没有开口,他们无法出手干预以及庇护故人,不然始祖也必然会进攻诸世,那样的话,诸天的生灵根本挡不住“祭道级”的威压,或许将全灭。

  在刺目的霞光中,荒与叶的主身和各自的分身融合归一,准备迎接人生最艰难的一场生死大战!

  此役,一方注定消亡,无归!

  当!

  一声钟鸣,天地被劈开,时光河流被截断,一位天帝踏岁月而来,直接进入战场中,与女帝并肩而立。

  “大帝!”

  狗皇最为震撼,无比的激动,嗷的一声大叫出声,在这种紧要关头,气氛压抑之极时,它竟非常的失态,眼泪成双的滚落了出来。

  让狗皇如此失态,这样不故形象的落泪,许多都知道……只有一个人。

  正是那伏尸残破帝钟上的男子,与女帝还有叶同纪元并肩而立的人——无始!

  百余年前的阳间大战,帝尸执念复苏,曾参与了那最为黑暗与惨烈的一战,对决仙帝,阻挡厄土诸强。

  战后他便消散了,当狗皇、腐尸等人在这片残破的隐秘世界复活过来后,却再也见不到他。

  今天,狗皇落泪了,在最绝望的境地中,帝尸再次有执念复苏,他又回来了吗?要尽最后的一份力,将与所有人共在,同寂灭?!

  不仅是狗皇,还有许多人鼻子发酸,眼睛通红,从未想到,这个与女帝还有叶曾并肩而立的男子,死去后却又一次以执念归来。

  当初,曾有一段极其困苦的岁月,那是荒显照葬下去的旧时代后,最为虚弱与最为低谷的时候。

  他的痕迹几乎都要从整片古史中彻底被除尽了。

  那段岁月,叶与女帝未成仙帝前,遭遇莫大的劫难,都险些殒落,最终是无始毅然断后,以时光大道将两人送走,自身却殒落。

  若非如此,他必然早已成为仙帝!

  这是一个让人扼腕而叹、无比心痛的英伟男子,一位曾经真正无敌于一段岁月的人族大帝。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这曾是诸世对他的评价,足以说尽一切,再无需任何言语描述。

  可惜,一位顶天地里的男子英年早逝。

  现在,他的英灵……又一次再现吗?!

  “大帝啊,你如果活到今天,必然早已是无敌之人!”狗皇流泪,昔日,它很幼小时,就是这位人族强者将它捡到身边养大的。

  在它追随无始的岁月中,这位人族大帝一生从未败过,一路横推了所有对手,打的黑暗禁区尽蛰伏,寂静不敢出声。

  “不哭,我从未离开。”无始低语,安慰狗皇。

  他越是这样说,狗皇越是伤感,泪水长流。

  “我未死,还活着!”无始突然这样说,并释放出仙帝气机。

  一刹那,狗皇僵在了原地,如同泥塑木雕般。

  其他所有故人也都震惊,呆呆地看着他。

  “我当年断后,确实战死,但是,他们又怎么会容忍我彻底陷入永寂中?自当归来!”无始开口,然后看向女帝还有荒叶那里。

  的确,无始在荒最虚弱无力关注诸世的年代战死,他为叶与女帝断后,不故他们反对,强行动用时光本源大道将两人送走。

  活下来的叶与女帝,怎么忍心看到与他们并肩而立的人这样死去?

  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两人也必然要让他显照人间!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葬坑中,虽然死去很久,耽搁了漫长的修行时间,但终究踏足路尽领域。”

  “可惜啊,时不待我!”

  无始有憾。

  以他的潜力,时间越是沉淀的久远,自然越是可以攀升到更强大的领域中。

  女帝侧首看向无始,两人无需多言,相互点头,坚毅无比,今天注定要血染诸世,杀到癫狂。

  那满身黑血斑斑的始祖看向无始,狰狞地开口:“你今日即使蛰伏不出,其实我等也能确定你的一切,最终找出并击杀。”

  无始自嘲:“可惜,历史走向改变,十头最古老的厉鬼提前复苏,我这原本蛰伏在葬坑中等待机会、想混入诡异族群中、最终进军高原尽头的卧底,提前走出来了。”

  他以时光大道为基,对历史改道、大势轨迹偏移最为敏感。

  他死后被女帝与叶不计代价的显照,救活回来,已换了一个身份,蛰伏诡异族群外的葬坑中,转修空间大道,想最终成为诡异族群的“自己人”,找机会让他们接引进神秘高原尽头。

  这种注定会九死一生的卧底路线,此时提前中断了。

  不远处,蚕皇在眼下这种最为压抑的气氛中苦中作乐,摆手道:“你是暗卧,我则是明着卧底,最后趁机将他们杀了个精光,光复了一地,最后拍拍屁股跑路了。”

  众人无言!

  无尽霞光绽放,强大之极的气息弥漫,一道曼妙的身影自天外突然降临,竟是上苍当下唯一幸存的路尽级强者——洛。

  在这种关头,她竟也杀到了,诸世的进化者皆感受到了她的善意,以及她对厄土的无边杀意。

  上苍覆灭了,只剩下洛一个人,血与乱就是源自十帝!

  “还有踏着帝骨归来的我,诡异族群,你爷爷我也到了!”伴着一声大吼,又有一个魁伟的男子撕裂时空,降落这片世界中。

  竟然是昔日的黑暗仙帝,今世专与厄土作对的猛人,他不止一次说过,此世踏着敌人的帝骨归来。

  上一次诸世与厄土大战时,他就曾出手,不止一次与诸天共战厄土。

  众人无不对他感佩,许多人遥遥见礼。

  “嗯?!”突然,昔日的黑暗仙帝,惊异出声,看向诡异族群中的一位路尽级生灵,道:“耗子,我分明将你打杀,你居然……又活了?!”

  也只有他,一直以来敢这样称呼厄土中的仙帝,依据实力的高低为诡异族群的强者送上不同的“雅号”。

  对面,那位诡异种族的路尽级生物顿时脸色难看,杀意如海啸般席卷!

  “尔等纵然不来,事后也会被清算,但凡达到路尽级的生灵,都在我们的推演中,没有一人可以活下来,除却我族,今日过后,世间无帝!”

  一位始祖冷冷的开口,道出了十祖共出的可怕后果,他们早已推演出帝者都在何方,将一战扫灭所有至高强者!

  “杀!”

  大战爆发,这一刻,两处战场没有例外,杀伐气撕裂天宇,震裂诸世,最为可怕与惨烈的大决战开启!

  女帝、无始、洛、昔日的黑暗仙帝皆全力以赴,同来自厄土的路尽级生物杀到时光大河崩开了。

  还有双方的准仙帝等,也在遥远的废墟上开战了!

  “不要禁锢我,让我去,我虽然不够强大,但也想尽一份力!”楚风回头,望向花粉路的女子,眼下他被定在了原地。

  荒与叶的真身早已动了,与十祖激烈厮杀,惨烈血拼,很快就有血溅起,在很短的时间内,他们的肉身就四裂了,但也拉上了半数的始祖,荒与叶的血肉同始祖的残骨同爆开。

  此役才一开始,就步入到最惨烈的境地,一方注定要彻底消亡,无归!

  激烈的大战,血与骨的悲凉画卷,注定要改写一切,史书难记述。

  在刺目的光芒中,在璀璨的帝拳间,荒与叶杀到癫狂,各自披头散发,肉身破灭了一次又一次!

  直至,又一次猛烈的大爆发过后,天地才寂静下来,陷入短暂的宁静,双方都付出了不可承受的代价,伤了本源,彼此对峙,遥望。

  清风掀起荒与叶的黑发,露出他们俊朗的面庞,坚毅的神采,他们百战不死,自古代开始就一直在与诡异生灵决战,杀到当世,虽然很疲倦,但始终昂首直面诡异源头。

  沧桑岁月侵蚀了他们染血的战衣,却无法磨灭他们不屈的斗志,双目都像星空般深邃,这是两个照耀万古,英姿璀璨,永不言败的人杰!



  此时,荒天帝的眼中爆发出璀璨的光彩,哪怕推演出血与骨的终篇,他的人生也要在最惨烈的大战中落幕,他是应劫而生的人,为战而来到世间,为斗而活,他是荒天帝,要在最终一战中杀出属于他的绝世风采!

  在他的人生中,从没有后退这个词,他一直抵在战场最前沿,从来都是一路横推对手,纵有人生凋落时,也要如晚霞照人间,杀出血色的灿烂!

  他是万古唯一的荒天帝!

  叶同样坚定,睥睨十祖!

  他自荒古时代崛起,自年轻时他就在那段艰难的岁月中开始平定血与乱,扫荡黑暗禁区,再到今天,一个又一个时代与大世过去,镇压诡异与不祥,他从未后悔踏上这样一条路。

  叶天帝一如过去,岁月不曾斩落他冲霄的豪情,他的拳光刺目,划过万古时空,其战意焚烧,照亮了所有进化者的前路!

  纵然落幕,他也要在极尽灿烂中升华,气吞万古,打穿不祥的源头,生于战死于战,那是属于他叶天帝的磅礴人生画卷,曾无敌世间!


  (https://www.biqu50.com/chapter/1/6354113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50.com 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50.com